http://www.dbmisj.live

基于語料庫的翻譯文體評估——以第28屆“韓素音

0.引言
目前, 語料庫翻譯學在理論層面的研究已有相當豐富的成果, 但相對而言, 在應用研究層面還有廣闊的研究空間。其中一個重要的領域即是如何把語料庫運用到對翻譯產品的評估中來。Bowker (2001) 運用語料庫的方法進行了定量翻譯質量評估的嘗試, 針對專門用途類文本 (DVD科普文章) 分別建成了源語文本可比語料庫 (用于分析原文的特征) 、高質量小型平行語料庫 (用于判斷專門知識的翻譯對錯) 、大型平行語料庫 (用于提供專門領域語言使用特征) 和錯譯平行語料庫 (用于學生常見錯誤診斷) , Bowker的研究很有啟發性, 但運用語料庫的翻譯評估研究才剛剛起步, 在方法上還不成熟, 之后雖有零散的一些論文涉及該領域, 但仍有相當的研究空間。
翻譯評估關注的一個重點即是文體問題。Reiss (1973) 認為翻譯評估的起點就是要了解原文的文本類型和功能, 不同文本類型和功能的文本需要不同的翻譯方法, 充分的翻譯意味著不改變原文的文本類型和功能。Al-Qinai (2000) 所提出的“折中”的翻譯質量評估方法, 包含了7個參數:文本類型、形式對應、主題結構、譯文的連貫、語用對等、詞匯特征及語法和句法的對等。House (2015) 早年在系統功能語言學的基礎上提出了功能原則的評估模型, 后又依據言語行為理論、語篇分析和語用學理論對原有模型進行了修正, 其評估模型的核心是譯文和原文功能、語用的對等, 這仍是在強調譯文和原文的文體對等, 因為特定的文體是對應特定的功能的。
因而, 運用語料庫的翻譯評估也應把文體研究作為研究的重點, 對譯文的評估不應僅僅停留在詞、句的得失上, 還有對原文文體的準確再現。恰逢筆者參加了第28屆“韓素音青年翻譯獎”競賽的評審工作, 掌握了第一手的語料, 所以試圖借用語料庫的方法來評估此次參賽的漢譯英譯文在文體上的得失, 希望借此令翻譯學習者注意到翻譯文體的重要性。
1. 研究方法
此次“韓素音青年翻譯獎”共收到595份漢譯英參賽譯文, 初審從中選拔了89份譯文參加復審, 又經復審和終審最終選出獲獎作品35份。評審教師均具有豐富的翻譯經驗, 評審組在評審前就評審規則做了統一的說明, 評審時采取交叉評審的方式, 即一份譯文由兩位評審分別打分, 因此評分能夠較為準確地反映譯文的質量。
筆者將此次獲獎的35篇作品經文本處理后形成“獲獎作品子庫” (簡稱“獲獎庫”, 24 553個詞) , 筆者又從入圍未獲獎的89份作品中隨機抽取了35份, 形成“入圍未獲獎子庫” (簡稱“入圍庫”, 26 020個詞) , 從未入圍的507份作品中隨機抽取了35份, 形成“未入圍子庫” (簡稱“未入圍庫”, 24 764個詞) 。最后建成由3個子庫構成的多譯本語料庫, 3個子庫之間由于入庫標準不同, 彼此形成同源可比語料庫。
本研究所用到的參照語料庫共有兩個。第1個是參考譯文參照語料庫 (簡稱“參考譯文”, 654個詞) , 參考譯文由業界資深專家共同擬定, 對譯文質量的評定有很好的標尺作用, 參考譯文同樣進行了文本處理。第2個是相關文體參照語料庫 (主題參照庫) , 由于此次比賽的中文原文《屠呦呦秉持的, 不是好事者爭論的》摘自《解放日報》, 屬于大報新聞評論, 為了比對譯文的用詞風格和文體風格是否符合目標語同類文本的特點, 筆者從4份英美主流大報The Washington Post、Los Angeles Times、The Guardian和The Telegragh中各摘了一篇關于屠呦呦的新聞評論, 經過文本處理后建成一個文體參照語料庫 (3811個詞) 。
本文應用的文體分析方法是Biber (1988) 提出的多維文體分析方法, 該方法從前人研究中抽取了67個對文體有影響的語言特征, 將其中有共現模式的特征歸納為6個維度 (原本是7個維度, 因為第7個維度的影響微乎其微, Biber在最終的模型中舍棄了第7個維度) , 分別是:Informational versus Involved Production、Narrative and Non-Narrative Concerns、Explicit versus Situation-Dependent Reference、Overt Expression of Persuasion、Abstract versus Non-Abstract Information和On-line Informational Elaboration。通過文本在6個維度上的分值Biber (1989) 進而提出了8種文本類型, 見表1。
表1.Biber提出的8種文本類型     下載原表
表1.Biber提出的8種文本類型
注:維度特征一欄未提及的維度則對該文本特征不具指示性。
本研究應用的文體特征分析軟件是MAT v.1.3 (Multidimensional Analysis Tagger) , 該軟件是Nini (2015) 根據Biber (1988, 1989) 提出的多維文體分析方法開發而成的, 開發者采用了Biber (1988) 在Variation across Speech and Writing一書附錄II中的算法, 在對原模型優化的同時盡可能最大程度地實現了Biber的模型, 符碼工具則應用了2013年發布的Stanford Tagger v.3.1.5, 經檢測該軟件計算的數據與Biber (1988) 的數據有很好的吻合性。
筆者運用MAT v.1.3分別分析了3個可比語料庫、參考譯文庫、文體參照庫的文體數據, 在5個語料庫的數據信息基礎上, 試圖回答以下兩個問題:
1) 造成參賽譯文、參考譯文和參照原文文體差異的具體原因有哪些?
2) 不同水平的參賽譯文在文體風格的把握上有何差異?
為了保證抽樣具有足夠的代表性, 筆者對“入圍庫”和“未入圍庫”都分別進行了兩次抽樣, 并對兩次抽樣的量化結果進行了比對, 兩次抽樣數據非常接近, 并沒有產生矛盾的結論, 證明了兩次隨機抽樣都具有足夠的代表性, 我們下文中用到的數據是從第1次抽樣產生的。
2. 結果及分析
2.1 文體參照庫、參考譯文庫和3個可比語料庫的文體數據及分析
筆者運用MAT v.1.3對文體參照庫、參考譯文庫和3個可比語料庫 (維度平均值) 在6個維度上的數據分別進行了計算, 詳細數據見表2。
表2.文體參照庫、參考譯文庫和3個可比語料庫6個維度的數據對比     下載原表
表2.文體參照庫、參考譯文庫和3個可比語料庫6個維度的數據對比
從上表的對比數據來看, 文體參照庫、參考譯文的文本類型均為Learner exposition, 最具代表性的文體是官方文檔、新聞評論、學術文本。文體參照庫的語料本身就屬于新聞評論類, MAT給出的數據結果提示了相同的文本類型, 由此證明MAT所提示的文本類型是極具參考價值的。由MAT的計算結果也表明, 參考譯文在譯文文體風格的把握上是準確的, 再現了原文新聞評論文體的特點。
參賽譯文則呈現整體文體風格上的欠缺, 文本類型更接近Scientific Exposition, 其最具代表性的文體是學術文本、官方文檔。Biber (1989:27-28) 認為Learned Exposition和Scientific Exposition是一對風格上有關聯的文本類型, 都屬于非敘事性的 (D2) , 觀點立場都較為溫和 (D4) , 且都偏重信息性 (D1) , 均具有文內照應頻繁、文本明晰的特點 (D3) , 這兩種文本類型的主要區別在第5個維度上, 盡管都偏于抽象, 但Scientific Exposition是極為抽象、技術性強和正式的, 其包括的文體以學術文本和官方文檔為主, 且主要是自然科學、工程技術和醫藥領域的學術文本;而Learned Exposition則只是中等程度的抽象、技術性強和正式的, 其包括的文體范圍較寬, 既有學術文本、新聞評論、官方文檔, 也有新聞報道、傳記、宗教文本等, 且其中的學術文本以人文社會科學、教育和法律類的為主。
根據Biber (1988:122) 的統計, 新聞評論文體在第5個維度上的平均值為0.8。由此可見, 在這一維度上參賽譯文的數值普遍偏高, 更接近學術文本和官方文檔 (Biber 1988:152) 。
影響第5個維度數值的語言特征按正權重排序分別是:連詞 (0.48, CONJ) 、無主被動語態 (0.43, PASS) 、過去分詞短語 (0.42, PASTP) 、By-被動式 (0.41, BYPA) 、WHIZ省略過去分詞 (前面省略引導詞和be動詞的過去分詞) (0.40, WZPAST) 、除因果、讓步和條件連詞以外的從屬連詞 (0.39, OSUB) 、用作表語的形容詞 (0.31, PRED) , 類符/形符比 (TTR) 則是唯一對第5個維度數值有負權重的語言特征。Biber (1988:112) 認為無主被動語態、過去分詞從句、By-被動式和WHIZ省略過去分詞都有相似的句法功能, 即將句子中心聚焦在了動詞和動詞的對象上, 而施動的對象多是無生命的、抽象的, 被動結構頻繁使用的篇章, 往往伴隨著連詞和從屬連詞使用的增多以用于表示復雜的邏輯關系, 這樣的篇章多呈現抽象、技術性強和正式的特點, 與其他偏重信息性的文本相比詞匯豐富度較低。
筆者進而把5個語料庫中影響第5個維度的7個正權重語言特征的標準頻次和1個負權重語言特征的數值分別進行了統計, 詳見表3。
表3.文體參照庫、參考譯文庫和3個可比語料庫第5個維度的數據對比     下載原表
表3.文體參照庫、參考譯文庫和3個可比語料庫第5個維度的數據對比
注:MATv.1.3得出的語言特征數值是每100詞的標準頻率。
上表的數據反映出的是參賽譯文作為一個整體與參考譯文和文體參照庫的差異, 可以看到差異主要表現在3個語言特征上:1) 參賽譯文在連詞的使用上大大超過了參考譯文和文體參照庫;2) 參賽譯文BY-被動式使用頻次偏高;3) 參賽譯文的詞匯豐富度不及參考譯文和文體參照庫。
2.2 對440號譯文文本風格的個案分析
我們再以一個個案來進行細部分析。筆者選用的是此次參賽獲獎譯文中第5個維度分值最高的一篇, 440號譯文, 其在第5個維度上8個語言特征的數值如下:
表4.第5個維度分值最高的獲獎譯文在該維度上的數據與參考譯文的對比     下載原表
表4.第5個維度分值最高的獲獎譯文在該維度上的數據與參考譯文的對比
440號譯文與參考譯文在第5個維度上的顯著差異 (p<0.001) , 主要表現在連詞、WHIZ省略過去分詞 (被動結構) 和做表語的形容詞上, 440號譯文在這3個語言特征上使用的頻次都偏高, 詞匯豐富度偏低。我們以第2段為例, 做以比較。
(1) 原文:對中醫藥而言, 無論是自然科學“圣殿”中的這次演講, 還是即將頒發到屠呦呦手中的諾獎, 自然都提供了極好的“正名”。置于世界科學前沿的平臺上, 中醫藥學不僅真正被世界“看見”, 更能因這種“看見”獲得同世界對話的機會。撥開層層迷霧之后, 對話是促成發展的動力。將迷霧撥開、使對話變成可能, 是屠呦呦及其團隊的莫大功勞。
參考譯文:Both the speech, delivered in the Mecca of natural sciences, and the awarding of the Nobel Prize to Tu are celebrated as a vindication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TCM) .Not only has Chinese medicine and pharmacology gained international recognition at the forefront of medical research, but it is also now part of a dialogue involving the international medical community.This dialogue has been made possible thanks to the milestone contribution by Tu and her team in removing the mystery surrounding TCM, and promoting communication across medical fields to advance medical research.
440號譯文:Both the speech delivered in the Temple of natural science and the Nobel Prize to be awarded to Tu prove legitimacy of TCM.Being placed on the platform of world leading science, TCM is not only presented in the spotlight facing the world, but also gains an opportunity to have dialogue with the world.When the mystery of TCM is unveiled, dialogue becomes the impetus to promote development.It is Tu and her teams&apos;great contribution that makes it possible to unveil the mystery and start a dialogue.
從上面兩段譯文的對比來看, 參考譯文和440號譯文都是偏重信息性的文本, 且文內連貫, 但兩篇譯文在被動式和被動結構的使用上有較大差別。440號譯文中被動式和被動結構 (單下畫線) 共有5處, 而參考譯文則只有4處。440號譯文中頻現的被動式和被動結構多是受到原文句法結構的影響, 譯者不能擺脫原來句子結構的束縛, 因而頻繁使用被動結構。
筆者將440號譯文全文使用的連詞和從屬連詞也進行了統計, 共6個連詞, 3個從屬連詞 (除因果、讓步和條件連詞以外) , 而參考譯文則只用了1處連詞, 2個從屬連詞 (除因果、讓步和條件連詞以外) 。盡管440號譯文表述的信息與參考譯文基本一致, 但由于其被動式、被動結構以及連詞的頻繁使用, 使其文本風格顯得抽象、正式, 因而譯文的風格就偏離了新聞評論的文體樣式。
440號譯文的另外一個突出特點是較為頻繁地使用了形容詞做表語的句子結構, 文中共出現了11處形容詞做表語。例如:
Both of them fail to see that the prescribed and analytical methods of Western medicine is evidence-based, whereas the holistic and relational approach of TCM is culture-based.
Biber (1988:237) 認為形容詞做表語有較為明確的功能, 常用來標明立場。因此, 較多地使用形容詞做表語同樣會使文本顯得正式。
此外, 440號譯文中詞匯的使用也不及參考譯文靈活, 比對原文中的“對話”一詞在參考譯文中分別譯為dialogue、communication (雙下畫線) , 而440號譯文則3次重復使用dialogue。440號譯文的另一個問題是未能將原文信息邏輯理順, 因而譯文信息中出現重復, 如mystery、unveil (陰影) 。
同樣值得注意的還有一個有趣的現象, Scientific Exposition類文本往往在D1維度上出現低分值, 在D3和D5維度上出現高分值, 然而440號譯文盡管在D5維度上出現了高分值, 亦即是說其文本風格偏抽象和正式, 與之相對應的應該是D1維度上的低分值, 亦即是說其文本應該是信息密集型的。但對比440號譯文與參考譯文D1和D3維度上的數值 (440號譯文D1=-8.64, D3=12.79;參考譯文D1=-15.95, D3=6.85) 就會發現, 440號譯文盡管由于被動式、連詞和形容詞表語的頻繁使用, 在D5維度上有8.82的高分值, 其D1維度的分值卻遠不及參考譯文, 分值僅為-8.64, 分值在 (-5~-10) 區間的文本多是科幻小說、宗教文本、笑話等 (Biber 1988:128) 。這反映了參賽譯文中較為普遍的一個現象:即用語、句式偏于抽象、正式, 但相對而言語言的信息密度卻偏小。這里貌似是矛盾的, 但細究起來, 恰是學生譯者語言能力受限的表現。由于語言能力不足, 學生譯者使用的是一種“偽”抽象、正式語言, 僅體現在連詞、被動式等表面形式的使用上, 語言內部的信息組織顯得力不從心, 因而出現了高抽象、低信息密度的矛盾現象。
為了進一步弄清低信息密度的原因, 筆者進一步對比了440號譯文與參考譯文差異顯著的語言特征。影響D1維度的因子眾多, 其中正權重的語言特征有:私動詞 (0.96, PRIV) 、第一人稱 (0.74, FPP1) 、指示代詞 (0.76, DEMP) 、程度副詞 (0.56, AMP) 。負權重的語言特征有:形容詞做定語 (-0.47, JJ) 、WHIZ省略過去分詞 (-0.32, WZPAST) 。從對比中可以看到, 在正權重的語言特征里, 440號譯文的頻次大多都高于參考譯文, 其中私動詞、指示代詞和程度副詞在頻次上都顯著高于參考譯文。只有第一人稱代詞 (we/us) 的使用低于參考譯文。這里尤其值得注意的是私動詞大量使用的問題, 根據Quirk et al. (1985:1181-1182) 對私動詞的定義, 私動詞表達的是心理狀態或者心理行為, 如believe、doubt、anticipate、assume、conclude、estimate、fear、imply、hope、discover、determine、infer等, 這類詞多出現在交互性強的篇章中, 在信息密集型的篇章中較少使用。440號譯文中共出現了16個私動詞, 參考譯文則只出現了4個私動詞, 以下面句子為例, 參考譯文未使用任何私動詞, 440號譯文則用了3個 (下畫線) 。
(2) 原文:聽過屠呦呦的報告, 或是對其研究略作了解就知道, 青蒿素的發現既來自于中醫藥“寶庫”提供的積淀和靈感, 也來自于西醫嚴格的實驗方法。
參考譯文:A passing familiarity with her speech or a cursory knowledge of her research convinces us that the discovery of artemisinin benefited from both TCM and Western medicine, with the former being the source of inspiration and cumulative knowledge, and the latter providing the methodology of rigorous experimentation.
440號譯文:Anyone, who has heard Tu&apos;s report or knows something about Tu&apos;s research, will realize that the discovery of Artemisinin is attributed not only to accumulation and inspiration provided by the treasure-house of TCM, but also to rigorous experimental methods provided by Western medicine.
440號譯文的指示代詞明顯偏多, 共出現4次, 1次that, 3次those, 而參考譯文全文只出現了1次this。Ochs (1979) 認為指示代詞在臨時準備的篇章中頻次更高。指示代詞頻繁使用會令文本顯得是倉促成文的。此外, 440號譯文中共出現5次程度副詞, 分別是extremely、very、totally、absolutely、highly, 而參考譯文只使用了1次very。程度副詞的高頻使用會使文本的交互性增強, 信息性減弱, 因為程度副詞多是對命題的強調, 其功能即是試圖取得聽眾或讀者的認同 (Holmes 1984) 。對于新聞評論型的文章, 這類程度副詞不宜多用。
占負權重的語言特征里, WHIZ省略過去分詞的情況上文已討論過了, 這里不再贅述。形容詞做定語的現象, 參考譯文明顯多于440號譯文, 相應地, 形容詞做表語的現象在440號譯文中的頻次明顯高于參考譯文, 形容詞做定語相對于做表語而言, 可以凝聚集成信息, 使句子顯得緊湊 (Biber 1988:237) 。
2.3 獲獎庫、入圍庫和未入圍庫的多維對比
從上一節的討論可知, 參賽譯文普遍存在譯文風格的偏差, 但整體的特征并不能代表每個參賽譯文個體, 且整體的分析也不能看出不同水平參賽譯文的差異, 因而本節筆者將對3個參賽譯文庫做更具體的比較, 由于篇幅限制, 這里略去各個維度的數值, 只顯示獲獎庫、入圍庫和未入圍庫的文本類型概覽情況 (表5) 。
表5.獲獎庫、入圍庫和未入圍庫的文本類型概覽     下載原表
表5.獲獎庫、入圍庫和未入圍庫的文本類型概覽
從3個可比語料庫的多維對比來看, 有以下兩點較為突出的差異:
1) 在第1個維度上, 入圍庫與獲獎庫的各項數值非常接近, 也即是說, 兩個語料庫中的譯文在該維度的分布情況非常接近, 既有極為偏重信息性的譯文 (-19.23, -19.43) , 且該數值與文體參照庫的數值 (-19.11) 極為接近, 也有信息密度偏低的譯文 (-8.64, -9.39) , 在Biber (1988:128) 的統計中, 數值在-5~-10區間的文體以科幻小說、宗教文本、笑話、傳說等為主。相比之下, 未入圍庫譯文分散程度更高, 在信息性維度上表現出的差異性較獲獎庫和入圍庫更大, 其中信息密度最低的譯文在這一維度的分值只有-4.21, 在這個數值上的文本多是小說、私人信件等 (Biber 1988:128) 。從上一小節的分析可知, 低信息密度的譯文往往反映出的正是譯者語言信息組織能力較差。
2) 從文本類型來看, 獲獎譯文中Learned Exposition類型的文本所占比例最高, 亦即是獲獎譯文對文本風格的把握較入圍和未入圍譯文更為準確。3個可比庫中都有風格接近General Narrative Exposition的譯文, 但所占比例在未入圍庫中最高, 在獲獎庫和入圍庫中這一比例要低得多。
General Narrative Exposition的典型特征是在第2個維度上有較高分值。影響第2個維度數值的語言特征按正權重排序, 分別是動詞過去時 (0.90, VBD) 、第三人稱代詞 (0.73, TPP3) 、動詞完成時 (0.48, PEAS) 、公動詞 (0.43, PUBV) 、復合否定 (0.40, SYNE) 、現在分詞短語 (0.39, PRESP) 。過去時和過去完成時多用來描述過去發生的事件, 第三人稱指向有生命的對象, 尤其是人, 因而都與敘事性文本息息相關;此外, 公動詞 (如admit、assert、declare、hint、report、say) 多指向言論, 現在分詞短語多懸掛在主句之外, 用來描述或創造即時的畫面感, 因而都常出現在敘事性文本中 (Biber 1988:109) 。影響第2維度數值的語言特征按負權重排序, 分別是動詞現在時 (-0.47, VPRT) 、形容詞做定語 (0.41, JJ) 、WHIZ省略過去分詞 (-0.34, WZPAST) 、詞長 (-0.31, AWL) 。現在時多用于描述一般現在時的情況, 因而不太用于敘事, 而名詞前面頻繁出現修飾成分也在非敘事性文本中更為常見 (Biber 1988:109) 。
筆者在獲獎庫中選出了在第2維度上分值最高的敘事性文本079號譯文做以分析。079號譯文較參考譯文而言, 使用了更多的過去式和完成時, 使用了更多的第三人稱代詞、復合否定和現在分詞短語。我們現在以譯文的第四段為例具體分析一下:
(3) 原文:而此前綿延不絕的“中西醫”之爭, 多多少少都游離了對話的本意, 而陷于一種單向化的“爭短長”。持中醫論者, 不屑于西醫的“按部就班”;持西醫論者, 不屑于中醫的“隨心所欲”。雙方都沒有看到, “按部就班”背后本是實證依據, “隨心所欲”背后則有文化內涵, 兩者完全可以兼容互補, 何必非得二元對立?
參考譯文:The perennial debate over TCM versus Western medicine has, to some extent, drifted from constructive interaction into a race for supremacy.Advocates of TCM dismiss the prescriptive mechanical procedures of Western medicine as being inflexible.Proponents of Western medicine spurn the apparent whims of TCM as being arbitrary.Chinese practitioners ignore that the rigid western approach is grounded in solid empirical study, while Western practitioners fail to appreciate that the flexible Chinese approach is rooted in time-honored culture.Why must we pit them head-to-head when they can, in fact, be complementary and mutually reinforcing?
079號譯文:Previously the unceasing debates“between TCM and Western medicine”have, as it were, more or less deviated from the original aim of this dialogue, thus involved in a unilateral“dispute”, i.e., defending who is right or better.Those supporting TCMdisdain Western medicine for“following the prescribed order”, while those preferring Western medicine scorn TCM for“following their inclinations”.Neither side has ever seen that there is empirical evidence behind the“prescribed order”and cultural connotation behind one&apos;s“inclinations”.Why must the two be considered binary opposites when they are completely compatible and complementary?
對比參考譯文和079號譯文會發現, 同一段話中, 參考譯文使用了1次完成時 (單下畫線) , 8次現在時 (雙下畫線) , 未使用現在分詞短語 (陰影) ;而079號譯文使用了4次完成時, 5次現在時, 3個現在分詞短語, 完成時和現在分詞短語的使用, 使文本的敘事性增強, 這在一定程度上削減了新聞評論的味道。
此外, 參考譯文在此段最后一句復數第一人稱的使用, 也可圈可點。We的使用可以拉近作者與讀者的距離。這樣的用法在新聞評論類文體中很常見, “為了縮短與讀者的距離, 或顯示撰稿人與讀者之間的融洽關系 (rapport) , 新聞評論還使用把讀者也包括在內的所謂的‘復數第一人稱言論口吻’ (the editorial we) 這樣的寫作筆調, 有如中文評論文章中的‘本報’‘本刊’‘本臺’‘吾人’‘我們’‘大家’等, 使評論好像在與讀者交談、交換意見一樣, 避免給人一種嚴肅、呆板的感覺, 從而達到更好的言論目的”。 (張健1994:132) 參考譯文對we的運用, 體現了英語新聞評論的文體特點, 相對而言, 參賽譯文在與目標語特定文體特征的把握上, 顯得有所欠缺。不過這里要特別說明的是, “復數第一人稱言論口吻”是新聞評論文體中的特有現象, 在一般的新聞報道中并不常見。
3. 結語
通過此次“韓素音青年翻譯大賽”3個參賽子庫與參考譯文和文體參照庫的對比, 筆者發現參賽譯文在文本風格上普遍出現偏差, 更接近學術文本和官方文檔, 而不是原文的新聞評論文體。這種偏差主要表現在3個語言特征上:1) 參賽譯文在連詞的使用上大大超過了參考譯文和文體參照庫;2) 參賽譯文BY-被動式使用頻次偏高;3) 參賽譯文的詞匯豐富度不及參考譯文和文體參照庫。
筆者在對此次獲獎作品440號譯文的個案分析中發現, 該譯文雖然表述的信息與參考譯文基本一致, 但由于其被動式、被動結構以及連詞的頻繁使用, 使其文本風格顯得抽象、正式, 因而偏離了新聞評論的文體樣式。更值得注意的是, 學生譯者由于語言能力不足, 使用的其實是一種“偽”抽象、正式語言, 其文本的抽象性和正式性僅體現在連詞、被動式等表面形式的使用上, 語言內部的信息組織卻顯得力不從心, 會頻繁使用私動詞、指示代詞和程度副詞等交互性強卻信息性差的表達, 因而出現了高抽象、低信息密度的矛盾現象。
對獲獎庫、入圍庫和未入圍庫的多維比較發現, 入圍庫與獲獎庫在信息性維度上的情況比較接近。相比之下, 未入圍庫譯文在信息性維度上更為參差不齊, 其差異性較獲獎庫和入圍庫更大。從文本類型來看, 獲獎譯文對文本風格的把握較入圍和未入圍譯文更為準確。
上一篇:翻譯公司對譯員有哪些能力要求
下一篇:沒有了

Lucy: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Nancy: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Carl: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York: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服務時間:7x24

17年第128期杀红球专家